450亿债务危机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发布时间:2019-09-29 12:01:31   来源:网络 关键词:450亿债务危机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本文关键词450亿债务危机,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原文标题: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原文发布时间:2018-05-09 20:20:00
原文作者:一波说。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五月,百花盛开、风和日丽,正是放飞心情的好日子;对于盾安环境掌门人姚新义,却是另一番复杂心境:喜与忧同在!一边是荣获全国劳模表彰,一边是企业深陷450亿债务危机的漩涡之中。

5月7日晚间,盾安旗下的江南化工一纸公告让市场炸开了锅。盾安危机升级,江南化工2亿资金被银行强行划走,公司回应说:做得太过。

盾安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姚新义,被尊为“诸暨教父”,而他的事业搭伴——盾安集团总裁吴子富,不单马拉松跑得好,还被称为“管理大师”,如此看似绝配的组合,为何却将企业带入了巨额的债务危局呢?

有关“癫佬” 姚新义的传奇故事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盾安创始人姚新义

去年1月的《钱江晚报》,用“癫佬” 姚新义起题。“癫佬”一词,通常略带一点贬味,可用在一个要“弘扬”的人物上,只能解释为标新立异、与众不同吧!

姚新义生于1964年,是浙系民企大佬,多年以来被奉为“诸暨教父”、经营大师,目前盾安系旗下两只股票“盾安环境”、“江南化工”处于停牌状态,被爆出450亿债务危机,无疑是他事业人生一次“大考”。

姚新义祖籍浙江诸暨市店口镇里市坞村,村子里几乎家家户户都姓姚,据传他们的老祖宗是五代十国的后晋移居于此。里市坞村,悠悠古风、青山隐隐、碧水迢迢,绝对是夏日避暑佳处。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诸暨是个县级市,企业多,也是浙江盛产上市公司的地方,多达13家。其中,店口一地有“三雄”,分别是海亮集团的“铜管大王”冯海良、盾安集团“制冷大王”姚新义、万安集团“汽配大王”陈利祥。而盾安是靠做弹簧起步,创始人姚新义、姚新泉兄弟创业的起家资金才900元,一路把企业做成中国500强。

无论是海亮股份的冯海良、万安科技的陈利祥,还是盾安环境姚新义,乃至露笑科技的老板鲁小均,他们的起家均与店口镇的支柱——铜产业有关,且均是草根的农民出生,学历最高的冯海良,条件相对好一点,高中毕业就被“补员”分配到供销社。

更令人称奇的是,号称“店口四大家族”的这4位民企大佬,除了陈利祥年纪最大之外(生于1952年),均是60后;另外,这四大浙系民企巨头的财富故事,均发端于上世纪80年代。若说他们企业成长有什么差异的话,那就是冯海良、陈利祥的企业是由集体改制而来,而姚新义的盾安集团和鲁小均的露笑集团,都是草根创业、白手起家。

盾安创办于1987年,2004年,盾安环境上市时,其控股股东——盾安集团当时为三人持股,分别是:姚新义和他的弟弟姚新泉,分别持股49.649%,剩下的0.702%股份,由他们的父亲姚土根持有,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家族企业。股权架构,可以大致透视一家企业的始创形态,也基于担忧“一股独大”弊端,姚新义后来极力主张“去家族化”管理。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盾安集团副总裁、盾安供应链管理董事长姚新泉

诸暨店口镇的铜产业集群,在全国是出了名,以铜管为例,占中国总量的七成;换句话说,很多当地人的就业、创业,也多多少少与铜加工及相关材料产业有关。

人创造环境,同时环境也创造人。店口镇,号称“浙江资本市场第一镇”。上世纪70年代,当时还是“人民公社化”的店口,来了一位影响当地经济40余年的人物,他就是公社书记来兴余,他给这个穷塞小镇催生了五金工业。正因为这一历史背景,在队办、社办集体企业演化到类似“苏南模式”的民企成长过程中,涌现了一批批企业及知名企业家。店口大批民企的兴起,与良好的营商环境息息相关。

发端于上世纪70年代的店口五金产业,给本地人带来许多的就业机会,姚新义二兄弟的父亲姚土根,就是一名老钳工。1981年,17岁的姚新义初中毕业后,也与父亲一样进厂务工。彼时,他上班的店口农机厂,是本地最早的集体企业之一,号称培养店口企业家“黄埔军校”。 农机厂后来改名“诸暨第一汽车配件厂”,副厂长就是后来万安科技的创始人陈利祥。陈利祥是店口企业家群体“元老级”人物,比姚新义整整大12岁。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万安集团创始人陈利祥

1987年,当时陈利祥是“诸暨第一汽车配件厂”副厂长,姚新义已是厂里的车间主任,不过,他受到很多浙江年轻人外出跑供销赚钱的影响,辞职出来自主创业。当年9月,23岁的姚新义拿出900元的积蓄,成立了店口镇振兴弹簧厂,即盾安环境的前身。

当时的弹簧厂,只能算家庭式小作坊,厂房就是姚新义在里市坞村家中的两间废弃猪舍。简陋草创,万事开头难,几经碰壁几经波折后,姚新义终于从浙江嘉兴拿到了厂里的第一份订单——总价均一万二千元。

后来,姚新义带着弟弟姚新泉、以及姚氏家族的人四处跑订单,每到一地,就“分封诸侯”,让家族兄弟分管一个区域,到1989年,工厂的销售网络逐渐建立起来。1990年,姚新义把企业改为“诸暨轻工机械配套厂”,一边做大,一边朝其他业务转型。1992年,姚新义正式进入制冷配件行业,为杭州东宝空调厂配套生产空调截止阀,自此,截止阀成了日后企业的“轴心”产业,直至做到世界第一。

1995年,浙江盾安机械有限公司成立,次年年底,盾安集团成立,即便在5年之后,姚新义把集团总部迁址省城杭州,企业的注册地一直是店口,或许也是一种“饮水思源”情愫吧!2017年,是盾安创立30周年,姚新义就把举办庆典放在其发祥地——诸暨店口。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2004年,盾安环境在深交所敲钟上市

2001年,当时的浙江省企业上市工作领导小组把盾安列入拟上市名单,在此之前的1999年,姚新义已开始着手企业的股份制改造,而盾安的股份制改造,却有其独特之处,那就是“员工持股”。

员工持股的历史渊源,各类说法不一;有的说是来自西方,在美国最早实行;也有的认为,中国清朝时期的晋商,其采取的票号身股制,就是一种“员工持股”。而现代国内的民企当中,1984年创办的四通公司,可算是比较早的,不过,它仅限于管理层。而上世纪90年代前后国企及集体企业改制时,也有不少通过“员工持股”(职工股),使企业朝着家族式管理方向走,既是“中国特色”,也是对该制度设计的“变味”走形。

1999年,姚新义股改方案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要买而不送”。当时,他计划拿出40%股权来实施员工持股,但不送股,所有具备参股资格的员工必须花钱买。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员工股是含有未分配利润的权益。2004年盾安上市,是店口镇第一家上市公司,不光姚氏兄弟成了亿万富翁,当时高管团队中,就有数位直接晋级千万富豪,百万身家的更是不少。

也就在姚新义搞员工持股计划的第二年,另一位浙商大佬宗庆后也在娃哈哈施行全员的员工持股计划。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从盾安的成长历程,我们可以窥视这一家族企业蕴含的一些文化因素。比如,抱团文化。当时,为了打开销售网络,家族内部成员相互提携、抱团作战。事实上,诸暨能在资本市场形成“诸暨系”,也有相互帮衬很多,不少是相互持股、交叉持股,“老乡文化”气氛浓厚,“团结力量大”!

另一点就是家族式经营、家族化特色明显。盾安集团未上市之前,股权就是兄弟、父子把控。之前,我们介绍海亮家族也分享过,冯海良与四姐冯亚丽,就是一对创业“姐弟档”,而姚新义、姚新泉则是“兄弟档”,不过还多加“上阵父子兵”,盾安上市敲钟,除了姚氏兄弟外,还有他们的父亲姚土根。

从某些方面来说,无论是积极引入职业经理人,还是股权激励、员工持股等举措,均有“去家族化”意愿,朝现代企业管理方向努力。只不过,家家的账本不一样,相比于宗庆后的娃哈哈,姚新义家族占股比例更大,拥有绝对控股权,而娃哈哈的股权则稍为分散,持股成分也复杂多。其中,宗庆后2000年实施“员工持股”时,第一大股东是杭州国资,占45%,而宗庆后、高管层、员工分别占30%、5%、20%。当然,2004年,方案也做出适度调整,提升了管理层的持股。

“诸暨教父”+“管理大师”,为何还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姚新义在盾安集团2018年高层年会讲话

“实践已经充分证明:慵懒者没有未来,奋斗者书写传奇。通过奋斗,为社会创造更多更美好的价值,才会拥有真正的成就感、尊严感、自豪感,才能不断丰富幸福的内涵、提升幸福的层次。”以上是姚新义在盾安集团2018年高层年会的讲话摘录。在杭州桐庐举行的年会,时间是今年3月15日-18日,离盾安的450亿债务爆雷还不到二个月。

过去多年,姚新义头上顶着“诸暨教父”、“经营大师”等光环,发表过许多相当有见地的经营之道。比如,2016年7月,他发出这样的警示:大企业衰败的原因在哪里?他指出,“如果对所处的行业、产业缺乏清醒的认识,脱离企业的实际,脱离自身的资源、优势、能力,盲目地追赶‘风口’,一味地跟互联网、金融业的企业做简单的比较,一定会成为无本之木,迷失了自己的方向;无视客户的需求,追求技术至上,是许多曾经辉煌一时的大公司走向衰败的根本原因。。。”

说很容易,做起来其实很难!若“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能解释“盾安不安”之处境吗?能,但也不能完全归罪于盲目追“风口”上。5月2日,浙江金融办已召开盾安集团债务协调会,解决其融资融券及银行贷款等紧急问题。应该说,有政府出面,此次媒体爆出的450亿债务危机可望得到妥善处理,大概率是不会导致债务违约。当然了,舆论上也有这样的声音:不能每次危机都要省 * 长来协调!

看似财大气粗、不差钱的盾安,有一位“教父”、“经营大师”的掌舵者,还有一位“管理大师”的职业经理人来辅佐,如此绝配组合,居然也可能爆发债务危机?!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盾安控股集团总裁吴子富

姚新义的儿子姚嘉,是个80后,平常非常低调,很少在公共视线露面。今年3月18日,盾安集团产生了新六届董事局,董事局成员除姚新义、姚新泉兄弟外,还有现任盾安控股集团总裁吴子富等一共13位董事局成员,并未见到姚氏二代入列,也就是盾安尚未启动代际交棒的准备。

盾安控股集团总裁吴子富,近年来一直与姚新义一起,成为企业运营的“左右手”,也是盾安管理的主要操盘手之一;与之被人称为“管理大师”相比,吴子富在外更出名的应该是“跑男”,号称“百马王子”。从2003年加入跑步运动后,四年累积跑出了8000公里的距离,尤其钟爱马拉松运动。他说,跑步,如同一场谈恋爱一样,爱上就要坚持!

吴子富,生于1966年,出任盾安职业经理人、高管,也有一段传奇故事。大学毕业后,他进入浙江丽水的遂昌县 * 财 税 局工作,从小办事员一路爬升,直至局 * 长。可仕途得意之时,他却来个大转身,孤身去了宁波大榭经济开发区,到2002年4月,他已担任开发区管 * 委 * 会副 * 主 * 任、中信大榭开发区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

与姚新义结识,是出于偶然,一次出访活动,两人成了8天室友。后来,姚新义提出一起创业的愿望,可吴子富起初没有答应,在姚新义“三顾茅庐”式一趟趟跑往宁波后,吴子富终被打动“出山”,于2006年2月正式加入盾安。吴子富曾表示,与姚新义干是出自“义”字,他不想当“职业经理人”,而是愿为“事业经理人”。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吴子富在全国大型风能设备行业年会上致辞

去年11月,在2017全国大型风能设备行业年会暨产业发展论坛开幕式致辞时,吴子富总裁披露了盾安的经营目标:即实现“十三五”十个业务板块百亿元利税,千亿元销售的“十百千”目标。今天盾安陷入债务泥沼,是否与实现这一目标的过度扩张有关?网传的文件资料显示,盾安出现债务危机主要是“去杠杆”导致融资成本过高。那么,真是“去杠杆”惹的祸吗?高负债才是主因,政策一变动,流动性压力自然显现出来。

5月7日,《棱镜》报道,为何一份“网传文件”(注:盾安向浙江省政府发出的“债务危机情况的紧急报告”),令盾安一夜之间“跌落神坛”? 《棱镜》的《盾安巨额债务危机溯源:从三文鱼到风电的多元化歧路》文章中,提及形成这次危机的根源,与其多年来依靠融投资推动的规模急速膨胀和盲目激进的多元化战略有关。

另有知情人士向《棱镜》透露,“盾安此前在东北的业务扩张或加速了此次危机的到来”。 《棱镜》指出:三十年间,盾安以加速度为自己构建起一座商业城堡,现在却成了囚禁自己的牢笼。

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微博上的“网传文件”截图

《棱镜》有一定的道理,事实上,正如上文分享的姚新义讲话,他也有这方面的清醒认识。盾安现有设备制造、民爆化工二大经营主业,即二家上市公司“盾安环境”、“江南化工”的主营业务,此外还有铜贸易、地产、新能源、新材料等多元化板块。有的业务版图确实有产业链的勾连,有的甚至是不搭界,甚至有“三文鱼”、“姚生记炒货”等眼花缭乱的投资,一旦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很容易变为资金的压力和沉重负担。

值得一提的是,姚新义的投资,不少是跨界而为。前年国庆节倒数第二天,春雨医生创始人兼CEO张锐不幸去世,也令北京春雨天下软件有限公司的股权暴露在公众视野,其中,自然人股东中,就有姚新义、姚新泉兄弟。

如今千千万万的家族企业中,类似盾安因负债引发的严重资金流动性困难不少。所谓因“去杠杆”导致债务危机一说,其前提是“上杠杠”所致,资金链断裂,通常与高负债下企业“乱烧钱”有关,发展模式肯定是出了问题。另外,家族企业在管理运营上,切勿陷入“一言堂”,企业掌舵人独断专行、一手遮天,有时也会给企业造成伤害。

一波说 •传承在中国(38)


原文标题:一个“诸暨教父”,一个管理大师,盾安为何深陷450亿债务危机?
原文发布时间:2018-05-09 20:20:00
原文作者:一波说。

本文关键词450亿债务危机,获取更多相关信息,请访问本站首页。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